聽奧文集
活動訊息
媒體報導
國際賽會
國內賽會
關於本會
首頁 >最新消息>聽奧文集
 

從聽障文化談2009年台北聽障奧運會

趙玉平 著

一、聽障文化的意義


聽障文化亦稱為聾人文化,導因於聽障者一生都承擔著沉重的壓力,此一壓力來自聽人(聽障文化用語,指有別於聽障者,使用聽覺及口語溝通者)。因為聽人習慣以病理學的角度來看待聽障者,總認為聽障是一種障礙,其實應該體認不會手語的聽人進入聽障族群中,才是障礙的來源,因此,應該以社會學的角度,將聽障者視為一個種族。因為聽障者有自己的語言、歷史、思考方式和文化。這些東西不是本能,不是生理自然發展的機能,而是一代傳給一代的資產。這份資產促使聽障者重視本身的歷史傳承,使他們對本身的聽障產生認同與歸屬,甚至以之為榮。聽障文化促使聽障菁英在近百年前即勇於接受挑戰、排除萬難,建立起跨越全球五大洲的聽障體育運動體系。聽障文化,也教導聽人體驗聽障者在語言上所面對的嚴峻考驗,引導聽人接觸無聲的視覺文化,使之融入其中,進而尊重聽障者在此一領域的主導地位。

幾千年來,聽障者過著悲慘的命運和生活,曾經被禁治產、禁止結婚生育、禁止受教育及從事職業,基本的人權蕩然無存。今天的聽障者所獲得的待遇,雖然不再那麼悲慘,但是以善意者自居,剝奪聽障者自主自治及自然發展權利的聽人,仍是比比皆是。


二、聽障奧運的意義在彰顯聽障文化


第一屆聽障奧運會(時稱為世界無聲運動會)創始於1924年,僅較創始於1896年的奧運會晚28年,遙遙領先殘障奧運及特殊奧運。當時的聽障者已經開始自覺到聽人是溝通障礙的來源,為求建立溝通無礙的運動環境,以及建設獨立自主的舞台,乃放棄參與奧運,在一無所有、資源貧乏的時代,獨立創立全球首見的特殊族群奧運會。在聽障奧運的世界裡,主角永遠是聽障者,他們可能是選手,也可能在賽會中擔任各種的職務,包括賽會籌備委員、執行長、各部門主管、技術委員、審議委員、賽務、裁判、領隊、教練、防護員、營養師及國際手語翻譯員,他們甚至是最忠實的觀眾,也是最狂熱的啦啦隊。

在聽障奧運的世界中,只有聽障者才是主人,聽人只是過客。經由這樣的平台,讓他們有機會學習,使經驗在聽障社群中代代相傳,同時享受成就及榮耀的快感。即使是卑微的職務,也是聽障者求之不得的機會,像網球場的球童或游泳館的學生志工,如能由聽障學童來擔任,必將發揮莫大的機會教育功能,也許將能為我國培育出傑出的選手或者賽務管理人才。我們必須知道,除了聽障奧運之外,聽障者不會有其他學習及表現的舞台了。


三、聽障奧運會的核心價值


由國際聽障運動總會頒布之聽障奧運規章,開宗明義指出聽障奧運會的核心價值是「以體育爭取平權」(Equal through sport),一言道盡前輩菁英為提升聽障族群的地位的深切期許。
我們於2003年擊敗強敵希臘雅典的挑戰,奪得2009年聽障奧運會主辦權後,曾為此一千載難逢的機遇規劃了整體計畫,具體執行步驟皆自「以體育爭取平權」的核心價值出發。特摘錄綱要如下:

組織任務:

  1. 為全球聽障運動員以及聽障者規劃、籌備、辦理一場奧林匹克級的運動競技賽會與文化交流活動。
  2. 2009年台北聽障奧林匹克運動會籌備委員會將結合中華民國聽障者體育運動協會、台北市政府以及國內外各相關專業之資源,依據國際聽障運動總會(ICSD)所頒訂之聽障奧運(Deaflympics)規章,全力投入籌辦本聽障奧運會。
  3. 籌備工作將基於對聽障文化的尊重與了解,自人文關懷的角度切入,建立全球聽障者對本屆聽障奧運會的認同感與歸屬感,從而提升聽障者之社會地位,並教育聽人社會接納、尊重聽障者。
  4. 為促使聽障奧運會各項指標向奧運看齊,在能力可行範圍,全面以最高標準來進行籌備工作,並建立日後聽障奧運會籌備經驗之傳承機制。

活動價值

  1. 傳承世界聾人運動會(WDG)/聽障奧運會近90年的光榮歷史與傳統,彰顯全球第一個身心障礙類奧運的崇高地位。
  2. 採取現代化的經營管理以及公益行銷的模式來辦理2009年聽障奧運會,提供賽會各項工作的實習、驗證、執行之機會,以確保賽會的品質。
  3. 各項規劃從聽障者的觀點與聽障文化的角度出發,提供完全視覺導向的人性化服務,尊重聽障菁英的主導地位。

聽障奧運籌委會應該克盡所能依照此一綱要辦理,可惜,不少投入籌備工作的聽人只注意到活動細節,對核心價值卻只是了解而非奉行,因而表現出來的往往只是虛浮的表象,而無深切的內涵。其實,聽障奧運會本身有兩大主體,第一就是賽會本身,包括開閉幕及20種競技運動;第二就是聽障文化具體的展演,包括動態表演及靜態展示,也包括聽障歷史、文化等專講。但是不了解聽障文化的人只注意到競技,將聽障奧運辦得毫無精神內涵及核心價值。

四、對我國聽障體育的影響


雖然第一屆聽障奧運會早在1924年即已登場,但我們卻遲到1991年才取得參賽權。那年,國際聽障運動總會假加拿大班夫召開年度會員大會,我國依循奧會模式,以中華台北的名義申請入會成功,自1993年開始指派代表團參賽。儘管第一次參賽全軍覆沒,獎牌絲毫未得,但是已經為我們的聽障運動開啟了一扇窗,讓選手與教練能夠清楚的抓住方向。果然,1997年第二次參賽就獲得銀牌,到了2001年時更突破零金障礙。2005年我們以2009年聽障奧運會主辦國堂堂之師,派出41名選手參加6種競賽,勇奪9金4銀3銅,總排名榮登世界第5名,僅次於烏克蘭、俄羅斯、南非和美國等參賽規模多達200人以上的傳統運動強國,遙遙領先亞太各國。

經過多次聽障奧運會的洗禮,我們在國際聽障體壇的實力已經廣受各國注目及肯定,特別是2009年聽障奧運會在台舉行,我們擁有天時、地利、人和之便,加上行政院體育委員會的全力支持選手的培訓作業,我們的實力比上屆更強,所派遣的團隊也比上屆多出4倍,包括參加20種競賽中的16種(上屆僅參加6種)、選手159人(上屆僅有41人)。目前代表團正在包括國家運動選手訓練中心在內的國內外訓練基地,進行密集訓練,期待本屆聽障奧運會來臨時,能在自己的土地上為國家爭取最高的榮譽。

體委會對於優秀聽障選手的照顧十分周全,包括獎勵金(金牌75萬元)、保送升學及保障就業(金牌選手安排擔任專任教練),扭轉教師及家長讀書至上的觀念,逐漸接納多元化發展的趨勢,特別是從體育運動來開創個人光明前途。儘管今天整體環境已經改善不少,但是距我們聽障全民運動的理想還是有段距離,我們不僅希望在國際賽事上爭奪獎牌,也希望基層的運動人口能夠普遍增加,以鞏固我國領先的地位。


五、聽障奧運會的官方語言


聽障奧運規章明確宣示聽障奧運的官方語言是國際手語,書面語則是英語。國際手語是全球聽障者歷經數百年來,不斷交流、融合之後的珍貴遺產,其功能和地位等於聽人世界的英語。本文一開始就點出聽障者的障礙來自不會手語的聽人,並闡明聽障奧運會的主角是聽障者,聽障奧運會正是世界各國聽障者以國際手語交流溝通的最佳平台,也是世界聽障文化交流絕佳機會,甚至可以將聽障奧運會定位為全球聽障文化祭。在聽障奧運會期間,參與其間的不只是聽障選手或代表團中的隊職員而己,很多非屬各國代表團人員的聽障者及家人或從事聽障教育的教師,都會從全球各地匯集過來。屆時,整個台北最強勢、最迷人的語言不是任何口語,而是國際手語。若有人覺得應該努力準備諸如英語、日語、法語之類的翻譯員,是不切實際的。

至於大會期間之前的籌備階段,籌備委員會的官方語言亦應該尊重手語的地位。聽障者普遍認為,一位聽人如能使用手語,才有資格融入聽障族群,這也代表聽障者及聽人彼此間的接納。假如從事聽障奧運籌備工作的聽人朋友,本身既無運動賽會籌辦的經驗,又不願去學習使用手語,反而要藉由手語翻譯員的協助與聽障同事溝通,這實在是本末倒置,甚至可以說是喧賓奪主的作法。在籌備期間,國際聽障運動總會的官員和無數國家的先遣部隊來台進行勘查,不懂手語如何溝通?即便可以藉由手語翻譯員的協助,但全球聽障族群對主辦國的向心力必會流失。

聽人官員常在公開場合現學現賣,使用像「我愛你」、「你好」、「謝謝」等手語來吸引媒體的報導,這只是一種膚淺的作法,很難獲得聽障族群的認同,如果能夠深入且用心的去學習和使用手語,使之成為溝通的工具,而非僅具表演的功能,相信更能與聽障者融為一體,也更能感受的聽障文化中的寂靜之美。
想參與聽障奧運會的聽人,必須先接納聽障者的一切,特別是語言。

六、聽障奧運的成功關鍵在聽障文化的落實


文化本身沒有優劣,只有差異。在聽障奧運的領域中,惟有全力接納聽障文化,並將之落實實踐,才能使大會各方面都相得益彰、裡外皆美。我們不可能用辦理全國運動會的模式,來舉辦原住民運動會,其間的差異何在?就在文化的差異,唯有尊重主人的文化、尊重主人在此一領域的主導權,此一賽會才能成功。試想,當聽障奧運會閉幕了,所有參與其中的聽人各奔前程,各自回到自己的服務崗位,不會繼續留在聽障體壇這片園地繼續耕耘,留下來的只有聽障者。假使聽障者在自己的家園也無法行使權利,那前輩聽障菁英當初創辦聽障奧運的意義就蕩然無存了。

美國華府高立德(Gullaudet)大學是全球唯一的聽障大學,創校至今已有130年。1998年時,該校校長出缺,校董會決定遴聘一位完全沒有聽障事務經驗、完全不懂手語的學者擔任校長,造成全校師生罷課,成為當時全美的頭條新聞。罷課時,師生們喊出一個口號:「除了不能聽,我們什麼都能做!」獲得輿論一面倒的支持,使校董會改聘該校一位聽障的理學院院長擔任校長。這是不僅是高立德師生的勝利,也是聽障文化的一大勝利。在此,本人要沿用高立德師生當年的口號,期許台北聽障奧運會能夠落實聽障文化的理念。

作者資料
趙玉平
現職:中華民國聽障者體育運動協會秘書長
經歷:2003年中華台北申辦2009年聽障奧運會總策畫
2009年台北聽障奧運會籌委會基金會創會董事長